關於部落格
  • 44471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Paradeisos - 02【月光鈴蘭】

一雙雪白的貓耳左右轉動著,嗅著街道上的香氣,時不時傳來飢餓的咕嚕聲。蓬鬆的雪白貓尾左搖右晃,對四周的環境既是好奇,對香氣的吸引更是難以忍受。奶黃色的髮絲在陽光下透著溫潤柔和的線條,一金綠,一金黃的雙眼如同水晶一般透亮。走道一邊的早餐鋪,看著香氣迷人的蔬菜烤餅,口水忍不住地流下來。
 
但是......
 
掏了掏左邊的口袋,又摸了摸右邊的口袋,抖了抖單薄的外套,上下跳了幾下,仍然毫無半毛錢從身上滾出來。是了,離開了從小生長的村莊,毫無牽掛的的他就四處流轉著,希望可以在新的地方或是拿著工會的任務單執行目標賺取金錢。但是走走停停,花費了不小的開銷,毫無所獲,更別說有人雇用他了。
 
一個只有20幾歲的未成年的小獸人。
 
將手伸進身上一直背著的深色包包裡,從裡面拿出一兩個普通常見的藥劑,打算用交換的換取一頓早飯。雖然藥劑不是必要的,但是它的價值還是很高的,所以對這位白貓小獸人來說,還是可以換到不錯的一頓飽。
這個大陸上是個充滿魔法的地方,各個種族間混雜著生存。
 
魔法,最根本的能量來源來自於夢境裡的源源不絕的精神力能量,那股力量既是「精神力」就是轉換為「魔法」的基礎。會魔法的人有可以儲蓄與修習精神力的美好夢境空間,並有效的發揮它,使用它,達到目。
但不管如何引導使用,引導者總是會有體力上與精神力上的不足,對自身周遭防禦的堅固或是爆發力的攻擊輔助,都需要更完善的補充。所以這個時候就會有人用最自然帶滿力量的植物製作成「藥劑」補充這些不足。
「藥劑」同字面上的意思般,它是補足一切不足的存在。製作它的則是能夠引導自然之力的人所製作而成。如果魔法是引導自然之力的發動達到外在的功效,那麼製作藥劑的人則是能夠用藥劑的方式將自然之力融入其中,在服用後的人則能夠吸收自然之力為己用,增強自身強度,將魔法由內到外發揮到達極致。這些製作藥劑的人,他們有個稱謂就是──「藥劑師」。
 
藥劑師能夠引導自然之力融入藥劑之中,在人服用之後增強各項所需,相較於魔法師的外在引導更具效力。所以,只要地位越高的藥劑師,他們的地位就不容小看,他們能夠製作的藥劑也相對的越稀有,融入藥劑中的自然之力濃度也高,相對效力也越好。

藥劑師是大陸上重要的存在,其次還有是庭園師。
 
庭園師,他們則有將給就由改善與人締結的契約植物的能力,引導夢境的穩定,使的魔法的基礎更加穩固,精神力有更好的成長空間。另外既然藥師製作藥劑需要從植物上提取,那麼相對的那個植物就必須有充分的營養及健康的成長。能夠照顧好植物,又能引導夢境,庭園師的工作也不容小覷。
 
說是如此,但也不到遍地都是藥劑師、庭園師的地步。相較來說,他們還是算相當少的。
 
將兩罐無色的小瓶藥劑拿到店鋪主前面,白貓小獸人說道:「請問...我可不可以拿這跟您交換一些烤餅和濃湯呢?」
 
店鋪種看著湊近很久,又東摸摸西摸摸最後從身上搜出兩小瓶的小獸人感到驚訝。雖然是最普遍業最一般的藥劑,但好歹也是頗有價值的東西,竟然輕易的就拿出來交換便宜的幾個蔬菜烤餅和濃湯,真是該說他沒見識呢?還是對他來說這兩小瓶對小獸人來說無關痛癢?
但怎麼說,用幾個蔬菜烤餅和濃湯就能換到藥劑的店舖主來說還是相當值得的,甚至他還賺了呢!
 
「當然可以!」店鋪主笑咪咪的收下藥劑,將不少的蔬菜烤餅和一小陶罐的濃湯裝進提籃裡交給了白貓小獸人。
 
「嗯?是不是......太多了?」略有些不安的小貓獸人看向店鋪主,想用眼神詢問對方是不是給太多了?
 
多?怎麼會多呢?店鋪主對小貓獸人很是無奈,給你的那些我還覺得太少有點過意不去呢,竟然被說太多!看來這孩子一定遇到不少次被騙的很慘卻不自知的經歷。有點同情地看著這個未成年的小獸人,店鋪種藥塞了幾顆早上自家種的水果給白貓小獸人,「拿去吧!這不多,藥劑雖然是普通的藥劑,卻也還是很有價值的了,你就安心地收下吧!」至於對白貓小獸人為什麼會擁有藥劑,那就不是他考慮的範圍了,或許他家有人是「一般藥劑師」的可能性也不小,不是嗎?
 
從店鋪主手中收下提籃,白貓小獸人道了個謝,心滿意足的離開了。
遠離街道,往邊區的樹林走去,在樹林享受陽光與植物釋放的能量,那是既舒心又舒服的一件事呢~
 
哼著小曲調,慢慢散步在其中,絲毫不知道剛才那大方的拿出藥劑來交換的舉動已經引起別人的注意。幾個部還好意的人悄悄地跟在白貓小獸人的身後一起進入到樹林中,他們打算抓住小獸人後,看看他身上還有沒有藥劑,是普通的也好,高級的也罷,拿出去再轉手,還是有賺頭的。
 
找塊乾淨的石頭坐下,從提籃中拿出烤好香脆的蔬菜烤餅,喝幾口從陶罐中倒進小碗裡的濃湯,白貓小獸人吃了個一臉那叫一個滿足的樣子。

「小傢伙!」從一旁的樹叢中走出幾個帶著惡意的成年獸人,看著小獸人一頓壞笑:「剛剛看你拿出藥劑交換早飯,看來你身上有攜帶藥劑是吧?不介意讓我們也拿個幾罐吧?」說完,一兩個成年獸人就走到白貓小獸人身邊,開始伸手要翻他那個看起來鼓鼓的深色包包。
 
藥劑?可是......剛剛那兩罐是最後的普通的藥劑了......現在我什麼都沒有了。至於這些人......有種讓人害怕的感覺......可是...可是我不知道開怎麼辦才好......
 
緊張的看著靠近的成年獸人,小獸人嚇的雪白的尾巴毛都豎起來了,但是他卻無措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這樣惡意的樣子還真是他一路來第一次遇到。
突然一隻深色強壯的手伸進小貓獸人懷抱裡的提籃中,拿起了一塊蔬菜烤餅,另一隻手則是攬著白貓小獸人的肩膀,那人咬著蔬菜烤餅,邊吃邊邊毫無形象的說道:「找我們,有事?」嗯,這出爐不久的蔬菜烤餅味道真不錯,等會兒來要幾口濃湯配著喝喝好了。
 
「你......你哪冒出來的!?」幾個成年獸人都嚇了一跳,突然冒出一個不認識的獸人,看他一副護著小獸人的樣子,難道他是那小獸人的同伴!看起來......不太好惹啊。撇了幾眼對方腰間上的劍,看來人家來頭也不小,即使是劍士也是很厲害的啊!
 
「滾!」危險的瞇了瞇綠瑩瑩的雙眼,帶著危險殺氣的低吼道。
 
那幾個成年獸人見對方不好惹,也像一旁樹叢中退去。
 
「謝謝。」白貓小獸人略有些激動,也有些好奇的轉過身去,看著幫了他一把的人是誰。
 
那是位一頭銀灰色短髮,髮尾卻略長的成年獸人。俊逸的臉上帶著自信,麥色肌膚透出健康活力的氣息。穿著有些悠閒,不太像是一名劍士的感覺,但是他腰間的那把配劍卻是霸氣的彰顯著身分。尖三角的銀灰色耳朵時不時轉動著,無意識的警戒著周遭的情況,長長得銀灰色尾巴安靜沉穩的掛在身後。總體而言,眼前這一位是隻狼型獸人。
 
看著白貓小獸人好奇的打量,純淨的異色眼瞳溫潤舒適,讓這位狼型獸人覺得很是舒心,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那頭柔軟的奶白色頭髮。
 
「我叫迪特,是個旅行的賞金劍士。你呢?小傢伙。」俊逸的臉上露出一抹微笑。
 
「我?」指了指自己,白貓小獸人說到:「我叫翠斯,是個準備找個城鎮暫居的庭園師。」

「庭園師!!」迪特訝異了一下,畢竟剛剛在路上看到小傢伙一副無所謂的遞藥劑給商家換取一餐的樣子,還以為他是藥劑師,也就只有藥劑師會不把藥劑當一回事了。不過.....想想也是,一位「栽培夢境」的庭園師就算擁有藥劑也沒有甚麼作用。
 
「對了,你想好要去哪一個城鎮了嗎?如果順路就一起走吧!」繼續無恥的伸手拿走小籃子裡的食物,迪特一點也不覺得有甚麼不對。況且,人家小貓咪翠斯也沒有阻止他或面露難色啊,是不是!反正之後要一起同行,吃飯這問題就給他解決吧!誰叫這個小傢伙不管怎麼看都像是還沒成年的呢?
 
「啊?」想了一下,翠斯搔了搔柔軟的頭髮,一臉茫然地看著眼前的獸人:「我......我不知道耶.....」其實是打算憑感覺走,然後哪裡待著舒服就待哪裡,如果可以定居就更好了。
 
好吧,看來小傢伙對這問題想都沒想過,既然可以毫無顧忌的出來遊歷,不是離家出走就是家裡沒大人了。放著這麼個純真又未成年的孩子讓他四處流浪,倒不如他看著就是了,待在他身邊的感覺也不壞,小貓周圍暖暖的感覺很是舒服,而且多一個伴的感覺也不錯。
 
「反正你暫時也不知道去哪,那不如就跟我一起走吧!」完全沒意識到像是再誘拐未成年的迪特這麼說著。
 
「好啊!」暫時沒有目的地的單純小貓就這麼被大灰狼叼走了。
----------------------------------------------------------------------------------------------------------
 
既然決定要流浪,迪特帶著翠斯先去找找可以賺點賞金的任務。
 
走了幾天後,來到一座有點清幽的小城鎮。
 
看著任務公告欄上的目標,除了過於危險的無法帶著小貓的任務,剩下的實在是不太感興趣,這讓迪特很提不起勁來。尋找走失的愛寵小波波鼠.....協助農田採收......短期搬運工人......這...這都是些什麼怪任務啊!!迪特搔搔頭,轉頭打算再四處看看。沒辦法....這邊畢竟是清幽又和平的小城鎮....想要有什麼高賞金的大事還真難。
跟著站在大公告欄前面的翠斯,慢慢喝著早上迪特買來的早餐附贈的蔬菜濃湯,溫熱熱的濃湯溫暖了他的胃。看著看著,忽然看到一張紙上寫著調查一個植物的任務,拉了拉迪特的衣袖,翠斯示意他對這個很有興趣。瞄了小貓一眼,想想反正也沒什麼有趣的任務,那就照小貓喜歡的去看看吧!
拿了任務單,照著上面找到了一間頗有規模的旅店前。白色的牆上佈滿著不同翠綠小巧的常綠蔓藤植物,有些還開著粉白色的小花,幾隻蝴蝶飛啊飛的讓整間旅店看起來靜幽卻又朝氣蓬勃。

依這單子上的提示,提出任務的是旅店老闆。
 
進到店內走向一旁的櫃檯,類似酒吧的櫃檯一塵不染,櫃檯後面有好幾個大牆櫃。上面有酒,有漂亮的杯子,還有一櫃專門掛滿了房間鑰匙。整潔乾淨,這是他們看到後的第一個反應。不過......
 
「老闆呢?」不可能就這樣都著櫃檯不管......吧?翠斯充滿疑問的東張西望。
 
嗯......左右張望了一下,反射性的嗅了嗅鼻子迪特瞇了瞇眼,看向一直在櫃檯邊上,擺放在一個小架上的鳥類寵物房。走過去用手輕輕的敲了敲寵物房的房頂。
過了一會兒,一隻漂亮的紅色金剛鸚鵡探出了頭來,張望一下後抬頭看向剛才敲著寵物房頂的青年。
「你好,我們要找老闆,他在不在?」迪特很清楚這隻鸚鵡是獸人的擬態所以才這麼小一隻,會在這小寵物房休息大概也是因為有人來的話也可以注意到,可惜,他睡著了並沒有注意到他們過來。
 
反應過來的鸚鵡怪叫了一聲後,拍拍翅膀飛了出來往櫃檯裡面的方向去,落地瞬間,一個斯文的中年大叔,乾淨簡單的穿著,卻頂著一頭紅色和幾撮挑染的頭髮,一臉歉意,語氣溫和的回到:「不好意思......剛剛沒有注意到,真是失禮了。」看的出來,這位一臉疲憊,紅色的鸚鵡獸人應該就是旅店老闆了。
 
「沒關係。」翠斯沒有覺得哪裡不好,只是好奇為什麼獸人大叔一臉疲憊的樣子,看這旅店和只掛在牆櫃上少少的幾隻鑰匙就知道,這家旅店並沒有經濟負擔,說忙碌,從進門到現在都沒看過一個人這點,那就表示這邊的房客們都是屬於能自理的類型。拿出在公佈欄上的任務單,遞到老闆面前,翠斯說明了來意。「我們想接下這個任務,並了解,是不是可以抽空跟我們說說呢?」
 
看到任務單,旅店老闆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帶著他們到櫃檯對面靠近窗戶的沙發上坐下,陽光輕輕的灑落下來,旅店老闆為他們遞上茶水之後開始細細說明。
他表示任務的所在地在不遠但是有點偏僻的山坡上。那理環境清幽,甚至還有一棟漂亮的別野和一座溫室。他嘆了一口氣說到:「那是一位曾經是當地大貴族的別墅,但是因為隨著時間和時代交替,已經沒落了,大貴族的子孫也從那邊搬到城鎮裡來,因為那邊不再使用加上沒落,便承租出來。我看那棟別野不錯,想要將它修建一番當作另一家旅店經營。可是......」旅店老闆說一說之後就吱吱嗚嗚了起來,等了好一會,貌似做好心理準備之後說到:「可是去修整的工人們說那裡有看不見的靈魂存在,總是不能順利完成整理別野的工作,而且......到了晚上,溫室就會綻放著一株鈴蘭花.....帶著幽幽的藍色,散發著淡淡的香氣。因為都只在晚上有月光時才出現,所以我們都叫他『月光鈴蘭』。」
 
月光鈴蘭?像幽靈一樣存在於溫室裡的花!這可真是稀奇,迪特和翠斯對這充滿好奇,繼續聽旅店老闆說明任務內容。

摸摸杯子,小啜一口後接著說:「但是只要月光出現的日子,月光鈴蘭也會出現,它會帶著淡淡的香氣,然後裝修的工人們就會看見很多的人,就像以前大貴族還沒沒落之前的生活景象,跟真的一樣,摸的到看的到。所以讓他們無法在晚上進行裝修,白天則是會莫名奇妙的出現小規模破壞,讓工人們光整修就都沒完沒了。不是沒有試著找過那株月光鈴蘭,但是不管怎麼找都找不到就像根本不存在一樣.....況且溫室一到白天就會變得破敗不堪,到了晚上又恢復到原來的一樣完整無缺,花了好久時間還是無法處理好,連已經搬到城鎮居住的大貴族的後代也表示不知道原因,當初也是因為覺得那座溫室很怪異才搬出來,卻沒想到整修的事情讓情況更惡化了。」
 
說完,旅店老闆疲憊的望向窗外,靜靜等著對面的年輕人消化這些訊息。
 
像幽靈一樣的植物真特別!真想見一見!心理興奮激動的小貓這麼想著,轉頭睜著漂亮又閃耀的異瞳期待的盯著大灰狼看。
 
鬧鬼這麼不實際的東西真讓人提不起勁.......可是.......看著小貓睜著純淨美麗又充滿期待的星星眼,在陽光的照耀下異色的雙眼如同寶石一般光彩奪目,緩慢的點了點頭,大灰狼服了。
----------------------------------------------------------------------------------------------------------
 
火紅的夕陽被遠方逐漸靠近的闇藍快速吞噬。閃耀的碎鑚鋪滿整個夜空迷人又浪漫。大灰狼趴在樹上懶懶的看著樹下躲在樹叢邊已經蹲了好幾個鐘頭的小貓,看他一臉充滿期待的幹勁的樣子實在是捨不得潑他冷水出口吐嘈,只好繼續閉著嘴默默的繼續等待。
 
一輪明月悠悠升起,柔和的光芒灑耀大地,周圍被樹林環繞的華麗別墅顯得更加靜謐。翠斯緊盯著溫室不放,就怕錯過那麼一絲ㄧ豪的驚奇,當月亮升道高空時,神奇的是發生了。白天看著還破敗著的溫室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復原著,如此怪異的的奇特現象向趴在樹上興致缺缺的迪特提高了警覺。悄悄的跳下樹走到翠斯身邊跟著蹲下,身子半護著的貼在小貓的後背一手環繞他的肩膀,另一手握向腰間的配劍做好只要出現問題就馬上進入攻擊狀態的姿勢不動。
 
看了迪特一點,伸手輕輕拂過他的臉,翠斯一臉笑笑的示意要大灰狼放輕鬆點。
 
「沒事的,放心吧!」看著已經修復原狀的溫室,靜靜的在月光下佇立。剛剛被小貓拂了一下臉的迪特嘆了一口氣,緊繃的身體也稍微放鬆了下來,被小貓軟軟嫩嫩的手拍了一下,想要緊張的感覺一下都忘的一乾二淨了。
 
又過了好一會兒,當迪特考慮要不要直接進到溫室裡去瞧瞧的時候,一股幽香從溫室裡散了出來。翠斯和迪特對看了一眼後,決定蹲低身體悄悄靠近。一邊找附近的樹叢掩護一邊靜靜的靠近,不是沒想過用獸型,雖然擬態可以變小之後靠過去,但是獸型對誘惑抵抗力差容易迷失自我,所以為了不迷失而出意外最後兩人才決定用人型靠近。

兩個人偷偷摸摸的靠近到溫室之後,在入口處站定慢慢的將頭向裡面探去。
 
一片空曠。
 
這座溫室很大,可是卻一棵植物都沒有,好幾座紅磚、白磚或是石砌而成的花壇,上面連一片葉子也沒有,更不要說那個讓旅店老闆頭疼的『月光鈴蘭』了。
 
「好歹長棵草啊......」迪特小聲抱怨,不耐的撇撇嘴說道。花這麼久時間等待,結果溫室裡一片空曠是怎樣!明明有聞到一股幽香啊!!東西呢?
 
翠斯也是一臉疑惑,他們明明有聞到香味啊,而且確實是蘭花的幽香,為什麼什麼都沒有呢?正在疑惑的時候,月光灑下的正下方,鑲在那座白色小涼亭頂端的迷你造型花盆,四周的空間突然像水波的漣漪一般,微微的晃動了一下。「咦?」看到眼前巧妙的變化,才剛發出小聲驚呼的翠斯突然迪特的大掌緊緊捉住了手臂。一臉茫然的扭頭看像大灰狼,注意到他滿臉的疑惑和戒備,朝著他們後面看去。
 
「你們是誰?」
 
一身雪白,拖著一頭銀色白髮的小男孩,淡淡的灰色眼睛看著眼前偷偷摸摸趴在門邊上的兩個獸人,挾帶著空氣中的幽香,眼前的男孩真是像幽靈一樣,要不是看到在月光照射下倒映的黑色影子,他們可能覺得真的遇上靈異事件了。
被一臉警惕的盯著,翠絲尷尬的抓了抓臉,看著迪特,或許......這打從一開始就不是靈異事件?
 
但是迪特卻沒這麼想,剛剛確實完全沒有感受到眼前這個孩子的氣息,好歹他也是個優秀的劍士,沒道理感受不到任何一個靠近自己的氣息,但是眼前的......他又不確定了,因為那男孩在說話之前拍過他一下,他是「活」的。
 
「迪特?」翠斯拍拍身邊的人讓他回神。忽然一瞬間,那股幽香的味道變得濃郁了一些。嚇一跳的轉投望進一片空曠的溫室,眼前的景象讓翠斯失去說話的方法。
 
生氣盛蓬勃的溫室裡,月光下伸展著綠色的枝葉的各種植物都散發著朦朧的綠色光芒。不久前還空曠的溫室再轉頭之後就長著滿當當的植物,哪裡空曠了,根本還嫌擁擠了。「究竟.......發生......什麼事了.......」小貓的腦袋已經跟月光一樣一片矇矓、暈乎乎的了。
 
帶著強烈不滿的淡色灰瞳,緊盯著前面無視他存在,自顧自呆滯起來的兩個陌生人,男孩擺動雪白的衣袖指著他們在次出聲喚到:「你們到底是誰?為什麼這麼晚來我家?回答我!」

一句回答我震醒了還呆愣著的兩個人,他們很有默契的回望了語氣極為不滿的男孩。
 
忽然被緊盯住,男孩有點不知所措。「做.....做什麼,你們....你們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轉瞬間,雪白的男孩語氣弱了些兇人的底氣也少了不少。
 
「......沒什麼,我們是來這邊旅遊的獸人,只是聽說這座溫室裡有一株到晚上就會非常美麗的鈴蘭花,所以過來瞧瞧。只是.......沒想到有人住?」先回神過來的迪特回答著,在最後的尾音上變成了疑問。確實真的沒想到有「人」住,明明大白天的時候可只有忙進忙出的工人啊,更別要說他們都巡視過整間別墅,根本沒有發現可以藏人的地方啊!想完這些,迪特有點不淡定了。
 
「.............」而這邊的翠斯已經被眼前的男孩和綠意蔥蔥的溫室震驚到說不出完整的話了。
 
「鈴蘭花?你們是說我的契約花『月光鈴蘭』嗎?」得到回應的男孩了然的點了點頭,「早說嘛,我還在想有誰大半夜的這麼沒有規矩的跑來我家,原來是來看鈴蘭的啊!」男孩開心的拍了一下手,不再對這件是介懷。
「我是風鈴,你們呢?」一邊說自我介紹,一邊將人領進溫室。
 
「迪特,到處旅行的賞金劍士。」跟著走進去溫室,也不忘記戒備,即使對方是個男孩,又一副和善的樣子。
 
「翠斯,和迪特一起旅行的庭園師。」緊張的跟著前面的白色身影,他有一種預感,似乎可以見到那一直沒有出現卻散發著幽香的月光鈴蘭了。
 
男孩風鈴撥開一片片擋住路的大綠葉,推開微微垂下的大花朵,向著前方直直的走去。或許是因為是自家的園子,所以完全不用擔心在一片綠意中迷失方向,在走了一陣子之後,撥開擋路的小樹叢,眼前竟出現一座在佇立在月光下的白色小涼亭。白色的小涼亭邊旁就有座水池,水池內綻放著滿滿的水蓮,嘩啦啦的流水聲從注入口不停地流入池子內,醒目的紅色小橋則連接著白色的小涼亭。小涼亭的周圍攀滿著蔓性與滕類的植物,粉白粉黃的各式各樣,小巧又可愛。走在小紅橋中間風鈴忽然停住,轉身跟在身後慢慢走著的兩人說到:「看,我的月光鈴蘭就在那裡。」風鈴伸手朝白色想涼亭的的頂端指著。
 
順著手指的方向看去,月光下白色小涼亭的頂端有個鑲在上面小小的造型花盆。一株植物長著幾片墨藍色的葉子,從葉子中又長出一條湛藍色花梗,而花梗上面則掛著一顆顆淡藍色又小精巧的鐘鈴造型的小花,幽幽的花香雖然有點濃郁,但是現在看起來卻意外的美好。如夢似幻,說像是不存在一般的植物也不為過,幽靈般的月光鈴蘭確實有那樣的資格。
 
只是............

那株鈴蘭生長的位置,不就是早些散發著香味並出現空間晃動的中心點嗎?可明明那時候並沒有看到這株月光鈴蘭啊?它是怎麼出現的!?
翠斯想來想去差點就將自己繞暈了,還是迪特無奈之下拍了他的背一下,要他別再亂想。轉頭對前面欣賞著自己的契約植物的風鈴說道:「它很漂亮,香味也很不錯。」
 
「那當然!」風鈴得意的昂起雪白色的小腦袋。突然間「啪」的一聲,風鈴的背後展開著一面雪白美麗的大扇子,又再次的嚇懵了迪特和翠斯兩人。
 
孔雀!還是傳說中稀少的白孔雀獸人!
 
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這一切發展都讓翠斯一整晚消化不良。迪特心裡卻想表示,勇敢的他今晚似乎被嚇了不少次,下次一定要避開這些怪力亂神的任務。
 
抖了抖像扇子般的孔雀尾巴,收起的得意,就將尾巴默默的合攏放下拖在身後了。打破平靜瞬間的是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溫室門口不遠處的貌似是僕人的女人大聲叫喚一句「少爺」。
 
「少爺,時間不早了,請回房間休息吧!」女僕的聲音再次傳了過來。
 
「知道了!」回了一句,對著翠斯和迪特一臉歉意。「我身體不是很好,需要多多休息,如果你們不介意就一起到屋裡吧!」牽起翠斯,暖暖的小手拉著他往外走去,而迪特則是在後邊跟著。
 
走到白天來過的別墅門前,女僕恭敬的推開,瞬間屋裡的燈火通亮,將裡面的一切映照的清清楚楚。不少僕人在大廳裡,樓梯上,廚房內,到處都有的走動,雖然身影都有些朦朧。要不是白天來過,翠斯和迪特都要以為這裡根本沒有沒落,甚至還住著一大群人。讓人目瞪口呆地看了一會兒,翠斯覺得,等下再有什麼奇怪的事發生可能就嚇不到他了。而習慣觀察戒備的迪特眼底閃過一瞬深思,不只不是沒有看到一群僕人,還有就是那些僕人.......有點.....怪異?
 
「時間也不早了,今晚你們就住下來吧!」風鈴很高興,雖然只是剛才不久前才認識他們,但是許久都沒有人可以這樣好好的說話讓他很感動。
 
「嗯。」這是盯著風鈴猛看像是要盯出洞來的大灰狼表示。
「嗯.......」這是經過風鈴這麼一說後開始犯睏的小貓表示。
 
至於要怎麼睡,迪特強烈表示要翠斯跟他一間。翠斯也明白,在這時候搞不清楚的狀況下分開來是很危險的。
一進到房間,迪特就變成了擬態的銀灰色大狼,叼著翠斯一躍就躍到了柔軟的大床上。

「你也變成擬態吧!」銀灰色的大狼說道。變成擬態雖然抵禦誘惑的能力會變差,但是誰也不能保證,當他們在房間裡休息時不會出現任何意外,況且翠斯是貓咪,只要變成擬態讓他護在胸前綽綽有餘了,有誰可以從狼嘴裡搶人?
 
似懂非懂的翠斯雖然完全不能明白迪特的用意,但是決定信任他那就會信任到底。乖乖的化成擬態,一隻雪白可愛的波斯小奶貓一晃一晃的走到銀灰色大狼的面前,很自覺的往他胸前鑽,舒適的窩在大灰狼微彎的兩隻前腿內。翻著肚皮,小爪子垂在胸前,瞇了瞇睏著的異色雙眼,蓬鬆的小尾巴一下一下在大灰狼的前腿上拍呀拍,很有節奏。
低頭看著小貓一臉睏樣又不睡,微張嘴巴伸出舌頭舔了舔小貓的臉,鼻尖蹭了蹭小貓的軟肚皮,將頭趴在枕頭上,收緊前腿確認護緊懷中的小貓後,睜著綠瑩瑩的獸瞳溫柔的說道:「睡吧,一切有我。」
 
「嗯。」點點頭,往大灰狼懷裡又蹭了蹭,翠斯閉上眼睛終於睡著了。
----------------------------------------------------------------------------------------------------------
 
「所以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翠斯揉了揉眼睛,變回人形後睡點惺忪的問著眼前的大灰狼。
 
「嗯。」銀灰色的大狼睜著綠色的眼睛思考著,完全沒感覺出來像是一夜未眠的樣子。
 
第二天早上,守了一晚的迪特發現,昨晚進到房間之後就是一片安靜,門外絲毫沒有任何的動靜,連僕人的腳步聲也沒有,簡單來說就像一間空屋,而他和翠斯才是整間屋子唯一的兩個人。可是他們進到房間之前看到的又不像是假象,如果是不存在的,那又是怎麼出現又怎麼消失的呢?
陷入沉思的迪特保持著狼型擬態安靜地繼續趴在床上盯著翠斯的臉發呆。
 
看著迪特不發一語,狼臉似乎很嚴肅的樣子,翠斯也不好打擾。不過......有件事他還是要去看看,而需要迪特幫點小忙。「迪特......」推了推眼前的大灰狼,「我餓了。」不管事情有多困難多匪夷所思,都沒有填飽肚子來的重要。小貓完全沒有覺得哪裡不對,反正他現在真的身無分文,只能依靠這隻大灰狼了。
 
「嗯?」回過神來的迪特看見翠斯一臉等著他餵食的表情坐著,他無言了。「嗯,先去吃點東西吧!」好吧.....是他把小貓叼到身邊來的,那餵食這點還是要顧到,況且.....現在還沒有頭緒。
迪特一變回人型,翠斯就拉著迪特的手就向城鎮奔去。
 
咬著香脆的燻魚蔬菜烤餅,小貓一臉露出幸福的表情。在一旁大口吃著烤肉配上幾個大飯糰的迪特直搖頭,有沒有這麼喜歡吃烤餅啊!只有這麼一些些他也吃的這麼開心,到底有沒有吃飽啊!

碎唸歸碎唸,迪特還是塞了一個大飯糰到翠斯手裡,無視小貓一臉吃不完不吃的表情,瞪著他一口一口吞下肚去。「你吃太少了。」明明是男孩子卻吃著一些像點心一樣的食物,難怪長的這麼瘦小,之後得要好好養胖他。
 
嗚......好飽....翠斯第一次在早餐上吃的這麼撐,他有點不想動了。拿過迪特遞過來的香甜奶茶,有一口沒一口的啜飲著,腦袋有點放空,他需要好好的消化食物。
 
迪特到是沒有發現他的想法,他還想趁天黑之前將整個別墅再全部翻查個遍,看看有沒有他漏掉的線索,還有那個生長月光鈴蘭的溫室也要檢查個遍,特別是白色小涼亭上面的那個小花盆。帶著翠斯朝別墅前進,走到樹林邊時發現身後的人越走越慢,根本都快要坐到地上去了。嘆了一口氣,轉身變身成擬態的銀灰色大狼,無奈地看著小貓用鼻尖蹭了蹭他的手心蹲低身體,示意他爬上來。他怎麼就這麼任勞任怨呢.......可是要他兇這個小白貓獸人到還真是做不到。
對於這個疑惑,迪特決定等任務處理完了,他有的是時間好好地慢慢想。
 
不用自己走路,悠哉的坐在大灰狼的背上,翠斯笑嘻嘻的摸摸手下觸感不錯的狼毛。玩了一下,早餐的食物也消化的差不多了,翠斯覺得他要好好想想這次的事件,總不能都只有迪特一個人在做。
 
唔......可疑的只有那株月光鈴蘭了,這是他身為庭園師的直覺。會種到溫室裡細心栽培的植物,不是製作藥劑的藥草就是與獸人訂立契約作為培育夢境的空間媒介,也就是所謂的替身。以昨天來看,風鈴說那是他的契約植物月光鈴蘭,也就是說那株植物就是風鈴的替身,作為夢境培育的空間,滋養精神力培育魔法的媒介....那株月光鈴蘭吸收了月光,長得非常的好。但是,風鈴的出現方式一點也不正常,與其說是活人,倒不如像是幻覺,因為幻覺也是可以欺騙五感的。
 
對了,幻覺。昨天空空如也的溫室,在一陣奇怪的波動之後風鈴就出現了,而且溫室也變得很茂密,別墅也莫名其妙出現了一群僕人,一切都在波動結束後的瞬間。而他們是被香味所吸引靠近溫室,如果說那個香味是一個開端,那麼那個波動就是月光鈴蘭出現前的現象,可是......為什麼會是幻覺呢?欺騙他們要做什麼?還有......那株月光鈴蘭它為什麼.......
 
「翠斯。」迪特用尾巴推了推他的後備,告訴他到目的地了。
 
爬下狼背,翠斯決定先去看看溫室,「我想去看看溫室。」跟迪特說完後慢慢走向又恢復成破敗樣子的溫室。
 
「嗯,你小心點,注意安全。我再去看看別墅,有甚麼事就大叫。」再三囑咐叮嚀,迪特才走向別墅。
 
踏進溫室,依然是一副空曠的樣子,除了泥土外沒有任何一片葉子。但這些都不重要,翠斯在意的只有那株月光鈴蘭生長的地方,白色的小涼亭。

因為沒有任何一株植物,所以跟昨晚風鈴帶他們進來的時候不一樣,暢通無阻的一下子就走近了白色小涼亭。小涼亭四周沒有昨晚看到漂亮可愛的藤蔓植物,一旁的水池也乾枯了,小紅橋也因為時間久而破敗,紅漆也斑駁不堪。完全跟昨晚的不一樣。
 
來到白色小涼亭下,翠斯抬頭看了看鑲在頂部的小花盆,繁複的歐式造型花盆裡只有乾固很久的泥土,哪裡有植物的身影。左瞧右看,卻沒有看到可以爬上涼亭頂部的工具,翠斯想了想,打算試試能不能跳上去,雖然他對跳躍這樣能力沒甚麼自信,但好歹是個貓獸人,輕盈與跳躍力這點能力還是有的。向後退了一段距離,蹲低身體,便向前衝了過去,越來越靠近白色小涼亭之後,輕輕跳了起來,藉著亭柱作為向上躍的支點,一腳踩上去再施力往上跳,費了好一番功夫終於翻上去了亭頂,還沒站穩就不小心腳滑了一下,好在有攀緊亭頂的裝飾,不然就要摔下去了。鬆了一口氣,重新債站穩後,蹲低身體朝生長月光鈴蘭的小花盆蹭了過去。
 
「真的只有泥土啊......」等靠近後,翠斯觀察了好一翻,只有看見乾固的泥土,連跟雜草都沒有。
 
即使是泥土,也要看看泥土裡有沒有東西。拿出腰間簡易的庭園師的裝備,抽出一支小鐵鏟,戴上手套輕輕的挖著泥土向一邊撥開,慢慢的挖著觀察著,竟然連個植物的殘根都沒有!
 
竟然什麼都沒有!怎麼可能!直到小花盆裡的土被翠斯挖的鬆軟,像翻新過後的土之後還是一無所獲。真是......太奇怪了......為什麼會沒有.....
茫然的盯著小花盆,翠斯就這樣在亭頂上坐著發起了呆。再次翻了別墅一遍也沒有任何收穫迪特,進到溫室裡看到的就是翠斯這危險的樣子,緊張的幾個跳步就躍上了亭頂,雙手微微的護著翠斯,就怕他一恍神摔下去。
 
「在想什麼?你這樣子很危險。」抽出一隻手朝小貓的額頭拍去,打醒呆滯中的翠斯。「先下去,這樣很危險。」
 
「喔。」被迪特拍了一下的額頭有點麻,雖然不會痛,但是翠斯不喜歡這樣,下次要好好跟迪特說。只是沒想到,說了之後迪特反而改用彈額頭的了,早知道彈得比拍的還痛,他就不說了,不過這也是在好久之後才發生的就不多說了。
迪特一手攬著翠斯的腰跳了下來,帶著他走進白色小涼亭裡將他按在椅子上,一手拿出早上買的餅乾小點心攤開放到桌上,就跟翠斯交流剛剛彼此的收穫。
 
「整棟別墅我再看過了一遍,沒有什麼特別或是奇怪的東西,更別說是環境了,到處破破的還髒兮兮的,一點也不像前陣子還有工人在裝修的樣子。」迪特眉頭皺緊,真的很奇怪,明明有人來整修了卻還是跟廢墟一樣,到底是誰?又是怎麼做才能變成這樣的。
 
心不在焉的咬著小點心,翠斯說:「小花盆裡面沒有任何一點植物的殘根,連殘根都沒有,月光鈴蘭是怎麼出現的?」像在自問自答,又說到:「但是確實到了晚上藉由月光就出現的植物也是有,但通常都有根莖生長著,只是月亮出來後就由吸收月光,使生長更活躍更容易開花結果罷了,至少白天還都是一副普通植物的樣子啊。」吞下手中的最後一點餅乾又伸手拿了一個新的,他好像遺忘了什麼,不過沒有想起來。

沒有頭緒嗎?結果忙活了一個早上什麼都沒有發現。
 
「看來,只能等到晚上了,問問看那個奇怪的風鈴。」不然能怎麼辦?
 
「嗯。」
 
吃完餅乾後,兩人就離開溫室在不遠處找個涼爽的地方吃起午餐來了,剩下的只能到晚上再說了。
 
飯飽喝足後,小貓表示想午睡了,對於早上手感很好的狼毛很感興趣,所以眨著漂亮的異色雙瞳閃亮亮的看著迪特期待著。迪特起初黑著臉無視旁邊睜著閃亮亮眼睛盯著他看的小貓,但是當小貓變成擬態的小幼貓的樣子在他面前張大眼睛努力賣萌後,迪特就被擊敗了,乖乖變成擬態的銀灰色大狼,讓小貓在他身上撒潑胡鬧到之後貼著他腹部睡著。迪特忿忿的想,小動物和幼崽都是世界上危險的兇器,特別是身邊這隻白色的小貓更是他這輩子到現在遇過最危險的!
 
 埋怨歸埋怨,感受著小貓規律的呼吸,昨晚一整晚沒睡的他也打了哈欠,一起閉上眼睛睡著了。
----------------------------------------------------------------------------------------------------------
 
美美的睡了一覺。
再睜眼,已經是傍晚了。東西收拾收拾後,跟昨晚一樣等著。不過有點小小的不同是,翠斯要求進到溫室裡面,他要到白色小涼亭附近等。迪特也答應了,兩個人坐在小紅橋的扶手邊上,慢慢的等溫室裡的夕陽的光線慢慢消失,逐漸轉黑,過一會兒月光取代黑暗灑進溫室裡,柔和的月光隨著時間移動,光照的位置終於移到了白色小涼亭上方,將小涼亭沐浴在月光之下。
 
幽幽的香氣飄了出來,跟昨天一樣的花香,但是卻還沒有看到月光鈴蘭。翠斯再等,等它出現波動的一瞬間,他要看清楚波動之後,月光鈴蘭是怎麼長出來的。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香味也逐漸濃郁起來,迪特皺了皺眉,他知道如果再觀察不出個什麼,今晚也會跟昨晚一樣白忙一場。當香味濃郁到達一定時,灑落的月光下,白色小涼亭頂端的小花盆周圍微微的震動開來,翠斯一眼不眨的盯著,生怕錯過一分一毫。
 
小花盆周圍的空間開始震盪,像水波的漣漪一樣一圈一圈的散開,揉合著花香,讓人有暈呼呼的感覺。忽然,整個白色小涼亭散著柔和的光暈,慢慢的延伸開來,壟罩了整個溫室,這是昨晚錯過的現象,因為那時候風鈴出聲叫了他們。白色小涼亭周圍的乾固泥土瞬間變的鬆軟,一株株植物從土裡破出瘋長,葉子一層又一層的擋住通往溫室的入口處。光暈慢慢的散去,卻不是收在小涼亭頂部的小花盆,卻是在小涼亭裡的頂部內側消散。
 
「裏面!」翠斯驚了一下,而且剛剛那個波動開始到結束的時候,那個感覺很明顯,分明就是.......可是....這裡並沒有真的活人啊?看來,得好好問問風鈴了。

既然看到光暈最後收住的位置,那他就要來好好看看到底是個甚麼樣的東西,竟然長在白色小涼亭頂,小花盆的正下方。跟迪特大概說了一下他的發現之後,兩個人走進了小涼亭,抬頭看了看。
 
一個漂亮的金色花紋織成半透明狀的小布包。
 
那是一個用金色線織成的簍空花紋的小布包,金色的圖騰花紋中,可以若隱若現的看到中間有一顆小紅球。這是白天沒注意到的,誰會想的到會有個金色的小布包掛在涼亭內側頂部。翠斯想要知道那裏面的小紅球和月光鈴蘭有什麼關係,所以想讓迪特將小布包取下來,可是一個聲音制止了他們。
 
「你們再做什麼?」還是一身雪白的風鈴出現在小涼亭外的小紅橋上,有點生氣的看著他們。
 
「沒什麼。」站在翠斯身邊,迪特一手已經微微握住腰上的配劍。
 
「沒什麼?那你們剛剛想要拿什麼?還有誰與許你們隨意進入溫室的?」風鈴慢慢靠近,語氣透著不滿。
 
一旁觀察著的翠斯,沉默一陣後問到:「風鈴,你的契約主是不是已經不在了。」不是疑問,而是肯定。
 
「你在說什麼?」風鈴睜著淡灰色的眼睛,因為月光而有些精亮。四周頓時變得很安靜,連一點點吹進溫室裡的微風也沒有了。「我的契約主?你是指月光鈴蘭嗎?他是我的契約植物,它不就長在涼亭頂上的小花盆裡嗎?為什麼這麼問?說的我好像是.......」話沒說完就被翠斯打斷了。
 
「是,你就是月光鈴蘭,而這裡是你的夢境。」翠斯開口說到。
 
會做夢的植物,非常的稀有,也非常的神奇。
 
少數的植物是擁有意識的,他們能夠生長,能夠與人溝通,甚至可以作夢,製作出夢境,畜養精神力轉為魔法。有些就是藥劑裏會用到的魔法植物,他們通常帶著自然生命力,比藥劑師引導進藥劑裏的更有效用,而等級越高的魔法植物,能製作出來的藥劑就越高級。當然,並不是說將麼法植物殺了製作成藥劑,而是用換取它們的一片葉子或是一片花瓣亦或是一顆果實。至於魔法植物可是藥劑師的寶貝,通常魔法植物都能好好的被保護著。對於庭園師來說,則是可以陪伴他們排解煩悶的好夥伴。
 
只是.....真正的月光鈴蘭一定不是白色小涼亭頂上的那株。看了看亭頂內的金色小布包,翠斯想,或許事情比他想像的更簡單。
 
「你是月光鈴蘭,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你是到了晚上就會醒過來將人拉進你夢境裡的魔法植物。」拉過一旁的迪特,在耳邊小聲說了幾句悄悄話之後,繼續看著前面不知道在想甚麼的風鈴。
 
沉默不語,突然間不知道想通什麼的風鈴說到:「你說我是月光鈴蘭?那為什麼我不是棵植物而是個獸人?那上面......」指著涼亭頂端散發著幽香的植物說到:「那棵月光鈴蘭又是怎麼回事?」他確實不明白,為什麼翠斯說他是那株月光鈴蘭。
 
他記得他是風鈴,這個孔雀大貴族家裡的稀有的白孔雀小獸人。因為是白孔雀,所以出生後身體並不是很健康,但是家裡的人為他在溫室裡準備了月光鈴蘭當作他的契約植物,利用月光鈴蘭吸收的自然生命力儲蓄在跟他相連的夢境中讓他吸收,轉化成精神力與魔法。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逐漸衰老死亡或是離開,等到他發現的時候只剩下他一個人和一群僕人,那些僕人都不和他說話,只做著自己的工作,而他白天在睡覺,只有到晚上的時候來到這座溫室裡玩耍,雖然都是不會說話的植物,但是他卻覺得無比的安心。
 
「是你忘記了而已。」看到迪特輕輕一躍取下了金色的小布包,接過手後,翠斯慢慢的解開小布包的袋口。
 
一顆散發著淡淡光暈的紅色果實,靜靜地躺在小布包中間,就著手心的感覺,翠斯肯定了這個就是顆能成為魔法植物的種子,月光鈴蘭的種子。種子,是在沉睡階段的植物,他們沒有可以活動的身體,還無法吸收養分成長,但是擁有意識,卻也只能在夢境裡活動。
 
翠斯想的到的是,或許風鈴是前一株月光鈴蘭留下來的種子,而種子可以分享母體的記憶和夢境並不奇怪,只是因為風鈴成為了稀有的魔法植物,所以錯將月光鈴蘭夢境裡的記憶當作是自己的,也怕在漫長的沉睡中無聊,自己就說服自己說是記憶中的那個白孔雀小獸人。不過真相又如何呢?他也不知道。
 
「月光鈴蘭.....不,風鈴,你是顆珍貴的魔法植物,而這裏只是你的夢境,快點意識過來吧!」說著,翠斯開始引導身邊的空間。
 
微微的綠色小光點散滿整個溫室,溫和的流動、打轉,像是生成新的星系一般。四周的植物漸漸消失,逐漸化為綠色小光點融進原來的一起進行規律的運轉。月光打下,溫室裡佈滿著瀅瀅的綠光非常美麗,迪特不知不覺的看呆了,庭園師引導夢境的魔法他還是第一次看到,真的是既美麗又特別。
 
當綠色小光點消失之後,月光下的溫室一片空曠,就像白天的一樣。幽幽的花香還是在,但是是從他手中像是果實的種子散發出來的,而剛剛還站在小涼亭不遠處的風鈴,現在身體已經變的透明,隨時會消失掉一般。風鈴看到自己的樣子,通過剛剛翠斯的引導夢境的魔法,他已經想起來了他忘記的部分了。
他是月光鈴蘭結成的果實種子的其中一顆,因為家族沒落,大貴族早就幾乎都搬走了,剩下的幾個只是捨不得這個地方還繼續待著,那個白孔雀小獸人確實是母體的月光鈴蘭的契約主,只不過他很年輕得時候就搬離了這個家,也帶走了月光鈴蘭。那時候月光鈴蘭已經結果了,也就是說那個年輕的白孔雀獸人已經有自己的小孩了,但是在摘下月光鈴蘭的時候遺落了它。

它掉在小花盆上,吸收著日月精華。可是因為沒有水也沒有土中的養分可以吸收,所以他只能繼續沉睡著。因此,當它有能力展開夢境的時候就到別墅中找了一塊漂亮的小布包將自己的本體包裹起來,藏在小涼亭的頂部內側。只是沒想到,時間過的越來越久,它忘記了自己是顆月光鈴蘭的種子,記得的只有自己記憶中的生活,也就是白孔雀小獸人的記憶,它覺得自己就是那個小獸人,一到晚上就會無意識的展開夢境和路過或是闖進來的人玩,白天的沉睡時候會張開著夢境,所以當有人來整修的時候也只是在幻境裏做,只要它手一揮,一切又會恢復原樣。這就是為什麼裝修工人們一直遲遲無法完工的原因了。
 
想起這些,有些透明的風鈴看著翠斯和迪特苦笑,它捨不得這裡,它在這座溫室裡已經生活很長一段時間了,所以它不想離開。
 
「想起來了?」翠斯輕輕的問道,走出白色小涼亭,而迪特也隨後跟上。
 
「嗯。」風鈴笑了笑,「但是......我想繼續待在這座溫室裡,哪怕只是在沉睡。」風鈴的眼角落下一滴孤寂的淚水。
 
天,漸漸亮了。
----------------------------------------------------------------------------------------------------------
 
黑夜逐漸消散,鵝黃的曙光逐漸升起,城鎮裡的人們也起床迎接新的一天,市集裡的活動也慢慢的喧鬧熱絡了起來。
 
「吶,你的烤夾魚蔬菜烤餅。」迪特遞給翠斯烤餅後又遞上一大碗的濃湯,旁邊還附上了一個小餐包。
皺了皺眉,這份量有點那什麼......
 
「我可不可以......」話還沒說完馬上被打斷。
 
「不可以。」明顯是再生悶氣的口吻。
 
「那你幫我喝一點濃湯?」他會撐死的。
 
「..........」不理會一旁喵喵叫的小貓,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可憐兮兮的吃起早餐,翠斯真的不知道迪特生什麼氣。看著小貓一臉可憐的吃著東西,迪特也覺得自己生什麼氣,不過是小貓打算暫居在這當庭園師,好保留那座溫室直到風鈴可以順利成長為止,又不是要永遠留在這,但是一想到......魔法植物成長是需要很長時間的,而他不可能一直留在同一個地方。

「真的決定了?」撕咬著肉,迪特有點悶悶的說。
 
「嗯。我想幫風鈴順利長大。」雖然種子可以一直保持沉睡,但是種子也有生命期限的,如果沒有順利成長,總有一天還是會死亡。那不是翠斯想所希望的,因此他要留下來直到風鈴順利成為魔法植物,之後就會有寶貝它的藥劑師來駐紮,這樣他才能安心的繼續旅程。「不是有答應你了嗎?在你找到接替的庭園師之前我不會離開這個城鎮,會乖乖的等你嗎?」其實翠斯有一直在思考這句話,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嗯。說好了。」再次聽到保證的迪特心情好了一點。雖然不知道下次回來是幾年之後的事,不過他希望回來時能夠再見到小貓,可以的話,下次他要帶著他一起去旅行。他很喜歡跟翠斯相處時的感覺,不想放棄。
 
看著翠斯小口小口努力的喝著濃湯,明明皺著眉還是乖乖的喝著,看的迪特有點莫名心疼。拿過小貓喝了三分之一的大碗濃湯,剩下的就這樣被迪特喝完了,砸砸嘴,小貓喝過的濃湯味道似乎不錯,想著想著迪特臉就黑了,他覺得自己對小貓的感覺不太妙了。
 
「什麼時候走?」揉著肚子幫自己消化,打了小小的飽嗝,抬眼問到發呆中的大灰狼。
 
「等一下吧。」早點去完成原先的任務,再回主城找庭園師過來這邊換回小貓,越早越好,幸好有月光鈴蘭這株魔法植物,到是比較容易申請到庭園師。「你呢?等下接著打算做些什麼?」手指敲了敲桌子,迪特邊問邊思考著之後的計畫。
 
「我已經和旅店老闆說過了,任務解決了,也從你那邊分了一半的任務費用,但是為了風鈴,我也和鎮長申請了暫時的庭園師工作,接下來會去整理溫室,接受大家的植物幫大家打理打理。」關於這點,鎮長到是很開心,有庭園師這意味著這個城鎮能夠發展魔法,學習魔法,那麼城鎮各方面就能好好的發展了。所以當然是樂呵呵的答應,連旅店老闆的那座租來的別墅和溫室鎮長也拍胸脯保證說他會負責處理好,翠斯只要等著去住任就可以了。
 
離別是有點感傷的,小貓磨磨蹭蹭的和迪特走出早餐店,對於之後要多久才能見到迪特有點感到寂寞了。
 
「不會太久。」揉揉翠斯柔軟的奶黃色頭髮,迪特安慰到,況且這樣的氣氛讓他意識到什麼後又有點不自在了。
「要摸摸狼毛嗎?」想到昨天下午小貓在他身上撒潑的可愛模樣,讓他就想再看一次。
 
「可以嗎?」翠斯異色的雙瞳帶著笑意,閃亮亮的看著大灰狼。
 
「可以。」迪特摸摸小貓的頭開心的笑了。

----------------------------------------------------------------------------------------------------------
 
絨絲般夜空灑滿細碎的光點,一輪明月高高掛起。
 
擺弄完幾盆花草之後,慢慢的踱步到白色的小涼亭前面。今晚的溫室,讓他想起幾年前的任務,一樣等待著月光灑落在涼亭上方時,一陣陣幽幽的花香飄散了出來。
一株掛滿了十三個小鍾鈴的淡藍色小花散發著幽幽藍色光暈,在柔和的月光下綻放著。
 
終於.........開花了。
 
「開花了呢,風鈴。」翠斯抖了下尖尖的雪白色貓耳,讚嘆著好久不見的美景,抬頭看著笑嘻嘻坐在小涼亭頂上的風鈴說到。
 
「是啊,開花了呢~謝謝你翠斯。」這幾年翠斯如何用心照顧他,讓他順利從漫長的沉睡中甦醒,到能夠好好的守護著他成長開花,真是費盡翠斯多少精力和魔法他都知道,除此之外,他還因此發現了翠斯的小秘密,畢竟他是一株不普通的魔法植物啊!
 
「你說,他現在回來了沒有?」風鈴有點揶揄意味的看著翠斯,至於他口中的「他」是誰,那人已經清清楚楚地站在溫室外了,不過.....他可沒打算提醒這隻每次收到信就開心好久的白貓獸人。
 
「嗯,聽說早上就回來了,還帶著新的庭園師來。」幾年前,就有幾位藥劑師陸陸續續的住到城鎮來,甚至有些直接搬到溫室附近住了下來,明白點就是他們想就近照顧珍貴的魔法植物,即使當時風鈴還是株小花苗。「現在應該在慶祝吧,畢竟護送是他的任務,是該好好一起慶祝的。」反正早見晚見都會見面,都等了這麼久,他一點也不覺的有差別。
 
「聽你這麼一說,我還真有點難過呢。」好聽的男聲悄悄的在耳邊響起,一隻大大的手掌揉了揉幾年不變,但有些長的奶黃色頭髮。另一手撫上了依然纖細的腰,還是很瘦的觸感讓他不滿了:「你真的有好好吃飯嗎?」
 
將身體重量向後靠了靠,寬闊的懷抱將他護的緊緊的,熟悉又懷念的氣息讓翠斯很放鬆也很開心。月光下帶著笑意,美麗又迷人的異色雙瞳閃耀著光輝,吸引著對方。「你回來了啊!」真好。

「嗯。」回來了,可以好好相處,真正培養感情了。欣喜的表情明顯的表現在臉上,迪特也大大的鬆了一口氣。他的小貓成年了呢,還長得更漂亮了。對於這點,大灰狼有點糾結了。不過有他在,誰都沒有機會的!
 
「什麼時候走?」當年問這句的時候,留下來的只有翠斯一個人在等待。但這次問這句,等待他的只有他和迪特兩人未知的旅程。
 
「隨時。」該做的任務都完成了,很多事情也都事先打理好了,接下來他和小貓可以邊玩邊旅行都沒有問題。
 
「呵呵。」好聽的笑聲從翠斯的嘴裡發出來,他轉身拉著迪特的手向溫室外走去。
 
「今晚我要摸摸狼毛,有點想念了。」異色的雙瞳寫滿期待,拉著迪特走出了溫室。
 
「好。」無奈的笑了笑,但是還是答應了,對於翠斯極度喜愛他身上狼毛高於本人這點他毫無辦法。
 
又向外走了幾步,離溫室有段距離後翠斯轉過身說道。
 
「保重,有機會再見了,風鈴。」對著跟著他們後面出來,身為魔法植物的月光鈴蘭的幻影說到。
 
「嗯,你們也是,我的朋友。」一身雪白的風鈴,笑著眨了眨淡灰色的眼睛,不過他現在不是個小男孩的外表了,他已經能順利長大了。
 
又聊了幾句,互相道別後,風鈴看著漸漸走遠的兩道身影輕輕的開口說了些話,這些話也隨著風飄散在空中,或許他們倆也有聽到了吧.........
 
你知道嗎?
 
鈴蘭花的花語是「幸福的回歸」喔!
 
 
---------------------------------------------------------------------------------------------------- < 02 月光鈴蘭 完>
啊哈哈哈.....
到後面很隱晦的變成為耽美了(噴
好吧...
反正就這樣了...
之後會不會繼續...我也不知道(因為我本來就不太會寫文章...
總之~先告一個段落啦~

請多多指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