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44471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Paradeisos - 01【庭園師】

剛出生的牠還無法睜開自己的眼睛,但是著熟悉的氣味,牠知道溫柔的用雙手托起牠的人是讓牠降生在這世界上最重要的親人。像是在訴說自己誕生在這一刻的喜悅,又像是在撒嬌一般輕輕的蹭著,拱著抱起牠的那雙纖弱白皙的手。
 
看著一出生就如此有活力的小奶貓,那人帶著溫柔的微笑輕輕的撫摸著。但是眼中卻帶著不捨,又無可奈何的神情。在瑩瑩流轉閃耀的綠光中,金綠色的雙眼充滿著慈愛,有些白皙的雙唇微微顫抖的說著一些話,像是在交代什麼一樣。一邊說,一邊溫柔的撫摸著手中剛出生的軟嫩小奶貓。
 
隨著夜越來越深,在森林裡四周流轉的綠光也逐漸消失,逐漸被夜晚森林中獨特的黑暗與深沉所吞沒。溫潤的歌聲也消失的無影無蹤,彷彿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般的。小奶貓的嚶呢聲也靜止了下來,剩下的只有那人與小貓淺淺的呼吸聲。
 
「我總是期盼著是個長得像你一般的孩子,你卻希望長的像我。好吧,看來你的心願成真了呢,這孩子確實長的很像我呢......」帶點苦笑的摸了摸小奶貓稀疏卻明顯雪白的毛皮,無奈的笑著。不過至少遺傳到你那身美麗雪白的毛皮了呢。「我們說好了,孩子的名字第一個字就叫做翠,至於名字的第二個字......當初討論的是如果是男孩兒就用"斯",女孩兒則用"絲"。看來是要用"斯"了呢!」那人決定完小奶貓的名字之後,深深吐了一口氣,面帶著一絲疲憊虛弱的微笑著看著手中小小的貓仔。
 
「翠斯。」那人輕柔的叫喚著。
 
「翠斯......翠斯..........翠斯..........要好好的活下去喔,你是我們最珍貴的寶貝。」一聲聲的叫喚著小奶貓的名字,那人臉上帶滿著擔憂和不捨。托起小奶貓,輕輕放到臉頰旁邊一下又一下的蹭著稀疏的白色毛皮。帶著夜晚涼意的淚水沿著臉頰緩緩滑落。小奶貓似乎感受到親人的情緒,還緊閉著無法睜開的雙眼,湊近自己小小的小腦袋,伸出了軟嫩的粉色小舌舔了舔那人冰涼的臉頰。
 
「好了,翠斯。」那人溫柔的笑了一下,摸了摸小奶貓之後,輕輕的將牠放進一旁早已準備好很久的提籃裡。鋪著厚厚柔軟布毯的提籃,安穩舒適又溫暖。小奶貓被放進去後就好奇的轉著頭聞了聞,小小的伸展了身體後就靜靜的進入夢鄉了。無奈又好笑的看了看提籃中的小奶貓,看牠睡著了之後,拿著替牠準備好的小毛毯蓋在那脆弱柔嫩的小身子上。
仰起頭凝視了一下朦朧的月光,虛弱的身體搖搖晃晃的扶著樹幹站起身來。
 
「我們走吧,翠斯。」
 
堅定的站穩腳步之後,慢慢的朝著向森林外的道路離去。

※※※※※※※※※※※※※※※※※※※※※※※※※※※※※※※※※※※※※※※※※※※※※※※※

你相信夢境是生命的表現,能夠讓一個人變得更有精神,甚至帶來幸福嗎?
你會相信夢境能夠使人成長和警示健康狀況嗎?
若夢境可以是株植物,能夠藉由照顧它,愛護它讓自己活得更好......
你覺得它是株甚麼樣的植物呢?
 
靜謐的溫室庭園裡,一個人影正在巡視著。澆澆花,除除草是每天必行的事之外,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檢查每個植物生長的健康狀況了。植物的健康與否,代表著一個人好或不好,健康或不健康。能夠守護植物的健康就是守護獸人們的健康。
 
哼著小調,拿起園藝剪刀,喀嚓、喀嚓的剪著多餘枝葉,讓植物生長得更好更健康。安靜的溫室裡,垂掛著美麗的植物,像一道道簾幕般。陽光透過溫室的帷幕照射進來,撒在綠意盎然的溫室裡,鍍了一層金綠色的光芒。修剪完最後一棵花樹,伸展著筋骨,看像今天的成果,抖了抖雪白的貓耳,異色的眼瞳充滿笑意。奶白色的頭髮,因為溫暖的陽光變得更加柔軟耀眼了。
 
慢慢的走到爬滿紫藤花的白色小涼亭裡,邊上的水池綻放著一朵朵美麗的蓮花,垂進小涼亭裡的枝枒,上面綻放著一朵朵的白花,像是撒嬌般的蹭過來。放下手邊的園藝剪刀,坐在椅子上,拂了一下肩膀邊枝芽上的小白花,轉身拿起一壺紅茶為自己添上一杯,淡淡的香氣散發出來,放鬆了一下稍微緊繃的神經。一下一下的甩動著蓬鬆的貓尾巴,看起來好不暇意。
 
庭園師的巡視工作雖然還沒有全部做完,但是也沒有說不能休息一下。
 
「沙沙沙」的聲音從旁邊想起,看著離小涼亭不遠的小樹叢搖動著,一雙小巧白嫩的小手撥開了樹葉,圓圓的耳朵抖了一抖,湛藍色的水汪汪大眼看向了正準備喝杯紅茶休息的人。有些小不滿的從樹叢走出來,拍了拍沾黏在身上和可愛的澎澎裙上的樹葉,又抖了一抖小圓耳朵,甩了甩圓圓的小短尾之後,圜手抱胸站著。
 
「翠斯,你又偷懶了。」稚嫩帶點奶氣的聲音,一頭棕色綁著雙馬尾的小少女指責著眼前的貓咪庭園師的不對。
 
溫和又憨傻的笑了一笑,拿起桌上的空杯子,舉起茶壺又添了一杯紅茶。貓咪庭園師開口邀請到:「一起喝好嗎?」
 
「哼!」輕哼了一聲,但還是小步小步的走向小涼亭,爬上階梯走到椅子邊,然後又慢慢的蹭到椅子上,看似優雅的抱起茶杯小口的喝了起來。
 
「嫚雅怎麼會跑來公共庭園找我呢?是身體不舒服嗎?還是做惡夢了嗎?」翠斯對著可愛的小熊少女問到,雖然她只是個六、七歲的小女孩兒。
 
一般很少人會主動來到這座公共庭園,主要是因為每一株,每一棵植物都是代表一個人人珍貴的生命,雖然碰壞了不至於會致命,但是卻會對健康身體造成嚴重影響,所以除非是有身體健康或是夢境上的疑問,不然其實是很少人會過來走動的,更別說有小孩子會跑過來玩了。

所以對於最近經常跑來的小熊少女嫚雅,翠斯倒是好奇的疑問多多吶。
小熊嫚雅小口小口的喝著紅茶,完全沒有打算理會翠斯的意思。但是畢竟還是個孩子,在怎麼不說話,在煩惱事情的表情卻也是無法隱藏。這些翠斯都看在眼裡。
有時候有些人會跑到庭園來,他們有時候會來找翠斯聊天,有時候只是靜靜地待在白色小涼亭裡休息,甚麼也不說。但是對他們來說,翠斯覺得或許他們就像在這座溫室裡生長的植物一樣,需要一份安寧和溫和的陽光,需要充足的休息空間。翠斯都會靜靜的在旁邊邊工作邊看著,如果需要他也是位品德優良的的好聽眾。
幾個鐘頭過去了,嫚雅放下手中的杯子跳下椅子,轉身走出白色小涼亭。踩了幾個階梯後,嫚雅頓了頓小聲叫到:「翠斯......」
 
「嗯?」放下微涼的紅茶杯子,像寶石一般的異色眼瞳望向小小的身影。
 
嫚雅嘴唇動了幾下,猶豫後看著遠處的一叢玫瑰花說到:「媽媽有小貝比了......我覺得很開心,也一直跟著媽媽一起準備小貝比出生要用到的東西,大家看起來都很開心很期待.....」抓了抓裙子接著說:「可是......我胸口卻悶悶的好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生病了?可是我不想讓媽媽擔心,我也不想說.....只想一直待在房間裡睡覺,但是這樣會嚇到媽媽......所以.....我可以經常過來找翠斯嗎?」側了側頭,嫚雅有些期盼的看著溫和的白貓庭園師。
 
「當然可以了。」異色的眼瞳注視著小熊少女,向溫和的陽光,閃耀著。
 
「嗯!那我明天也來找翠斯玩!」嫚雅開心的向溫室外奔去,「翠斯~明天見~~希望明天有翠斯拿手的香草餅乾!」
 
揮揮手,送走嫚雅之後,翠斯抖了一下雪白的耳朵,不急不徐的走到一個小花壇前面,幾棵高大的向日葵大朵大朵的綻放著。一棵還開著燦爛的向日葵中間竟然已經結了小小的向日葵種子,但是卻不影響超氣蓬勃的樣貌,它的旁邊有一顆小小的向日葵苗,正無精打采的生長著。小小的嫩芽低垂著,連最大片的小葉子也軟趴趴的伸展著,只有花莖努力的挺直身子,想表現的與身邊的向日葵們一樣有活力。
 
摸摸軟軟的葉子,翠斯輕聲的說道:「加油,打起精神來吧!」微微的綠光點被引導到翠斯手邊,一點一點的注入小向日葵無精打采的小葉子中。
 
「祝妳今晚有個好夢,嫚雅。」放下小葉子,翠斯起身離開,邁步走向其他的植物,慢慢巡視去了。
 
翠斯沒有注意到的是,小葉子的葉背,上面爬了一些青藍色的小點點,如果仔細近看就會發現,那是會吸食植物汁液的青藍色小蜘蛛......
----------------------------------------------------------------------------------------------------
 
「您好....請問...請問翠斯在嗎?」一個溫和的女性聲音從溫室外傳進來,踏著有些焦急的步伐慢慢進到溫室內。
 
「啊,在這邊。」放下整理到一半的花草,翠斯站了起來好讓對方能夠尋找到他的身影。「請問你是?」看著面前的女性,是位挺著幾個月身孕的女性。
 
「翠斯!」像是看到救星一般,焦急的孕婦走的有些快了。

「請慢慢走!」翠斯被對方嚇了一跳,趕忙上前扶住。「請問怎麼了嗎?這麼的焦急?」扶著孕婦走到一邊稍高的花圃邊上坐下。
 
「啊...是這樣的.....」
 
原來,這位孕婦是小熊嫚雅的媽媽。本來她照以前的時間較嫚雅起床,可是嫚雅一直在房間裡沒有回應她,擔心的進房們查看後發現嫚雅昏迷不醒。情急之下和丈夫找了藥師來看看,藥師表示嫚雅並沒有生病,但是她的精神波動異常,雖然有服下一些緩和穩定精神力波動的藥,但是還是不夠。嫚雅出現這樣的問題,或許可以透過契約植物看出一二,或是請庭園師透過契約植物查看夢境的連結,看看能不能調整夢境裡的精神波動。
所以嫚雅的媽媽就這樣一個人匆匆忙忙的跑過來了。
 
「求你幫幫我!幫幫嫚雅!」嫚雅的媽媽哭了起來,「自從懷孕過後都沒有好好照顧嫚雅,連她身體不舒服了也沒有注意到......我....我真差勁....」
 
遞上手帕,翠斯溫和的安慰著嫚雅的媽媽,表示不要擔心,他會好好看看小熊嫚雅的契約植物,並請透過夢境穩定精神波。
 
「別哭了,好好休息,等晚上月光充足,植物們也進入沉睡之時,我會透過嫚雅的契約植物去看看嫚雅的夢境,它有任何變化,我會再與妳連絡,並請藥劑師製作調整的藥水。」拍拍女性的肩膀,牽起她交給剛剛慌張跑來的嫚雅爸爸說道:「放心的好好休息吧!明天也要再叫嫚雅起床喔!」
 
翠斯帶著安撫的微笑,要倆人放心的先回去。目送兩人離開後,翠斯走到小向日葵前,好好的檢查一番,驚訝發現了藍色的小蜘蛛。
 
藍色的小蜘蛛一般是不會吸食有契約的植物,畢竟擁有契約的植物也算是半個人,所以對這些昆蟲來說,契約植物並不等於真的植物,所以並不會傷害它們。只有在契約植物與契約者之間的關係變薄弱時,才會有所改變。因此翠斯發現,小向日葵的契約氣息變差了,也就是說嫚雅與契約植物的夢境連結變差了。
 
嫚雅.....她的夢境出了什麼問題?竟然會讓身為精神力容器的小向日葵往普通植物的樣子變化著。不管如何,翠斯調配了植物的藥劑,將藥劑噴灑在整株小向日葵上,還撒了一些在土壤上好讓根部吸收。
 
等了一段時間,葉子上的藍色小蜘蛛已經被驅趕完畢,再來就要等到晚上了。
----------------------------------------------------------------------------------------------------
 
黑幕升起點綴著銀色的星光,朦朧的月光灑落進靜謐的溫室裡,攏照了中心位置的白色小涼亭。搖晃著白色貓尾,翠斯緩緩的走向花圃。帶動著周圍植物的夢境波動,瀅瀅的綠光一點一點出現,慢慢變多,小綠光就像螢火蟲一般飛舞,就像夜空一般照亮整個溫室。
 
小小的向日葵原本垂落彷彿睡著的嫩葉漸漸抬起頭來。輕輕地隨額小綠光搖擺,嫩葉的上方聚集了許多綠色光點,聚著聚著變成了一扇小小的門。
 
推開小小的門,翠斯輕輕一躍爬了進去。一般來說雖然庭園師可以操控夢境,但也是看著夢境的幻象用精神力調配,像他這樣可以直接進入夢境的能力還真是稀有珍貴。夢境的隧道意外的狹小,翠斯只好努力的匍匐前進,不知道爬了多久才連接到嫚雅的夢境出口。
 
探出頭之後,翠斯看到一望無際的花,整個原野上滿滿的花朵,藍天白雲,還有遠方的清脆的鳥叫聲,一片祥和,非常舒服。走出隧道後,發現隧道是開在堅硬的石壁上,而不是一扇完整的門,那就代表契約被排斥到連門的形象都沒有了。往原野的中心走去,除了暖暖的微風,一個人影都沒有,連鳥叫聲也只從遠方傳來,沒有看到任何生物的身影。不遠處有座湖,湖水清澈的倒映著藍天白雲,湖邊上有個樹墩,樹墩上面鋪著紅色的格子餐巾布,上面擺滿了點心和一壺紅茶,盛著紅茶的小杯子還冒著香氣,而樹墩旁邊還圍繞著蘑菇造型的座椅,上面坐著一隻可愛的小熊布偶。
 
左看右看就是沒有發現小熊嫚雅的身影,在遠一點就是林界邊,嫚雅還小,能開拓的夢境空間有限,所以這片原野算是小嫚雅的極限了,不過....人呢?
 
『翠斯~翠斯來玩!』嫩嫩的聲音從旁邊傳來,翠斯猛的轉頭卻甚麼也沒看到。明明聽到嫚雅的聲音了,到底是在哪裡。
 
『翠斯?你怎麼站著不動?坐下來吧,我有準備好~~喝的紅茶喔!絕對不輸給你泡的紅茶喔!』努力的循著聲音找,可是看到的也只有眼前的樹墩.....不,是樹墩邊上的小熊布偶!?
 
「嫚雅?」單膝跪在小熊布偶旁邊,翠斯開口問道。
 
『恩,是我啊!』嫚雅充滿疑問的口氣,一副你難道不認識我的語氣讓翠斯有點頭疼了,因為他看到的還是默默坐在蘑菇椅子上,不說不動更不會眨眼的小熊布偶。
 
感受了一下四周,感覺不到精神力得波動,這讓翠斯感到疑惑。夢境是精神力的培養空間,也就是說整個夢境的空間裡應該要有滿滿的精神力飄散著才對,但是他完全感受不到。抓起小熊布偶的手,翠斯溫聲問到:「嫚雅在哪裡呢?是不是可以告訴我?」
 
『就在翠斯的面前啊?你到底怎麼了?』嫚雅不滿的聲音從小熊布偶上再次傳出,這下,翠斯真的懵了。
 
既然暫時找不到「真正」的嫚雅,但並不妨礙他了解原因,能將與契約植物間的契約弄得如此薄弱甚至快要消失,看來是發生了甚麼不小的事情了。

「嫚雅知道這裡是哪裡嗎?」翠斯走到小熊布偶的對面,一屁股坐在了蘑菇椅子上,坐起來...還不賴。
 
『知道啊,這裡是嫚雅的夢境!』嫚雅嫩嫩的聲音驕傲的說到:『很漂亮對吧!』
 
一陣沉默過後,翠斯開口問道:「嫚雅.....可不可以告訴我發生什麼事,為什麼想一直留在這裡?」食指繞著杯緣滑動,翠斯柔聲問到,也不逼嫚雅慢慢地等她願意回答。
 
『........因為....』聲音有些顫抖,帶點了哭腔。『因為嫚雅不小心推了媽媽一下,媽媽還懷著小貝比....可是我去因為生氣推了媽媽....』嫚雅哭了起來。
 
因為嬤嬤和爸爸都一直都在為小貝比準備東西,卻沒有人再好好的關心她,吃晚餐的時候她挑出討厭的食物不吃打算離開座位,媽媽卻嚴厲的告訴她必須吃完。可是她就是不開心,為什麼就是要逼她吃完,以前沒吃完的時候媽媽也沒逼她吃啊!媽媽一定是不愛她了,媽媽是在傷害她。想著想著嫚雅就哭了起來,本來要跑走了,卻被媽媽抓住手臂,因為害怕被打,所以就用力的推開媽媽......
 
『但是....嫚雅沒想過媽媽會跌倒......媽媽一臉很痛的樣子我好害怕.....後來爸爸帶媽媽去找藥劑師之後我就跑回房間裡一直哭一直哭.....』哽咽的哭聲稍微止住,『在這裡沒有任何人可以管嫚雅,嫚雅可以做自己的事!現在還有翠斯來陪我,所以嫚雅留在這裡就夠了!』
 
「可是嫚雅,一直留在這邊,那夢境以外得你怎麼辦?現實世界的你還是在睡覺的樣子喔.....」翠斯起身走到小熊布偶旁邊,一手抱起小熊布偶將它放在腿上,自己則取代著坐在蘑菇椅上。拍拍小熊布偶的頭,翠斯溫聲的說:「媽媽快生小貝比了,嫚雅不想看嗎?如果嫚雅一直都在這邊就不能和小貝比玩了,而且媽媽生完小貝比還要在照顧睡覺的嫚雅。」
『........』
「嫚雅,你知道我為什麼會來找你嗎?因為你一直沒有醒,所以嫚雅的媽媽和爸爸是很害怕又很擔心的來找我。嫚雅希望看到他們擔心害怕嗎?」看著嫚雅沉默不語,翠斯接著說到:「而且.....如果爸爸媽媽都要照顧嫚雅,那麼小貝比怎麼辦?他還很小很小,需要好好照顧的喔....」
『我.....』
 
「嫚雅,好好道歉吧,不管是誰都會做錯事。」翠斯輕撫著小熊布偶的頭頂,看相不遠處的倒映著藍天的湖面,「沒有人不會一輩子都不犯錯,可是犯錯了就要好好去面對,如果是自己的錯誤,就要為自己的錯誤道歉,而且你怎麼就確定對方一定不原諒你呢?或許他就在等你的一聲真心誠意,面對自己錯誤的道歉。可是如果不好好面對這些事,時間越來越久,因為犯錯導致的小裂痕就會越裂越大,想要再說對不起彌補就晚了。況且,嫚雅不是故意的啊,好好向媽媽說聲『對不起』、抱抱她,再來聽聽媽媽怎麼說,好嗎?」將手裡的小熊布偶轉過身來和自己面對面,注視著小熊布偶的眼睛,翠斯不確定這樣嫚雅是不是能理解他的意思,即使畫面看起來很微妙,但是翠斯知道,他必須這麼做,因為嫚雅就在眼前。

『........』
 
「嫚雅?」
 
『..........恩...』
 
「嫚雅~」
 
『知.....知道了啦!』
 
得到嫚雅的同意,夢也該醒了。瞬間四周的精神力從湖裏向外四散,整個夢境空間波動扭曲不止,畫面也改變了,突然間一切都被水淹沒。
 
「咳咳....」往水面上游去,冒出水面後,翠斯發現,他正在剛剛那座湖的湖邊。嗯?好端端的怎麼跑到湖裡了?所以剛剛他都被嫚雅困在湖的倒影世界?「嫚雅.....」想通了之後,翠斯有些哀怨的看著嫚雅。
 
「對不起嘛.......嘿嘿。」吐了吐舌頭,嫚雅道歉到。其實因為嫚雅處於拒絕的狀態,所以他這樣突破進入夢境的行為讓嫚雅的自我防衛意識啟動,所以被困在夢境中的幻境裡其實也是能夠理解。
 
「回去吧!」翠斯輕聲說道。
----------------------------------------------------------------------------------------------------
 
日子依舊祥和的過著,嫚雅的媽媽生了一隻雄性小熊,也就是嫚雅的弟弟。那天醒來之後,嫚雅好好的抱著媽媽道歉,並且將心裡難過的感覺都好好表達出來,當然,嫚雅還是有受到小小的懲罰──被扣1個月的甜食。
嫚雅的小小向日葵依然健康的生長著,如同越來越活潑開朗的小熊嫚雅。
 
一天一天過去,這天終於來臨了。
 
溫室外不遠處的城鎮裡,慶祝與喧鬧的聲音清楚的傳了進來。似乎是在歡迎誰而辦的大型慶祝會,但是對於翠斯來說,這些都與他無關。因為他漫長等待的事情就要結束了。

每日如一的夜晚,月光朦朧的灑進溫室,唯一不同的是多了和那天相同的濃郁花香。翠斯看著白色小涼亭頂部上方一株植物幽幽的飄散著香氣,微彎的花梗上一排十三朵小巧可愛的淡藍色鐘型小花慢慢在月光下綻放。
 
擺弄完幾盆花草之後,慢慢的踱步到白色的小涼亭前面。今晚的溫室,讓他想起幾年前的任務,一樣等待著月光灑落在涼亭上方。
 
終於.........開花了。
 
翠斯走道白色小涼亭前面,在朦朧的月光的下看著那株名喚「月光鈴蘭」的植物臉上帶著微微的笑意。
 
「好久不見,今天是約定之日呢。」翠斯輕聲地說著。
 
---------------------------------------------------------------------------------------------------- < 01 庭園師  完>

本來打算要畫成原創故事漫畫的....
不過各種原因拖拖拖的...已經有點忘記當初的初衷了...
於是打算將文章慢慢貼出來W
請多多指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